tip:小说 + 作者名 搜索更精准
作者:雨落青荷
某女穿越时,时光隧道互转,竟然她扔到了一个奶着孩子的,并且独守空房的女人身上。 某娘:娃儿,娘给你取个好听的名字吧。 萌宝:啥? 某娘:听说你爹叫初一,那你就叫十五吧。 萌宝:十五太难听,我要叫十六。 某娘:六字你会写吗?会写吗? 萌宝呆傻着一张脸摇头:可是五字我也不会写啊? 某娘:不怕,娘教你。 某女拉一男的,边打边大哭:哇呜呜,你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,我为你生儿育女,我为你操持家务,我为你费心尽力,你竟然五年未归啊,五年呐…… 某男:娘子,你认错人了,我才是你相公。 某女:哇,帅哥……。 某男:娘子,淡定,淡定…… 某女:相公,这俩字怎么写…… 萌宝站在屋内的角落,指着爹娘大吼。 萌宝:娘娘,窝里风太大,好冷。 某娘:家太小,你将就一下怎么了? 萌宝:家小爹爹睡外面。 某男:娃,你到底是不是我亲生的啊? 某娘大怒:不是你亲生的,难道是树上掉下来的吗?
作者:雨落青荷
作者:雨落青荷
上一世凌若儿含恨而死。 这一世卷土重来。 继母?姨娘?妹妹?你们都算个狗屁。 亲爹,算了吧,你装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,是给谁看的? 渣男,哪儿远你滚哪儿去,别脏了我的眼。 那个帅帅的三皇子:“嘿,你站住,有个恋爱要找你谈谈……”
作者:雨落青荷
上一世,她跪在冷宫的冰冷石板上,怀抱着仅三个月的儿子,仰脸看天,却是找不到半分的活路。 因为她步入深宫,寇府一门本以为荣华富贵,却不料,她成为一个下堂之妃,为此,不但自己与儿子的性命难保,还牵连到了寇府全府人的生命,她的眼前,闪现而过的是寇府血流成河的画面。 裹着单薄的衣服,抱着幼小的孩子,她无处可去,更无半分活路,所以,无奈之下,她只得扑入了眼前的深井之中,了结了她的残生。 老天有好生之德,这一世,她带着前世的仇恨,重新活了过来,却阴差阳错的成为了昔日那个男人的弟媳,王妃不好当,复仇之路那么的渺茫。 可是,她不怕,既然老天给了她重新洗牌的机会,她就要运踌帷幄,以胜局在心,一步一步,踏着血路,复仇而来。 “害过的,欠我的,欺我的,这一世,你们一一还来吧。”
作者:雨落青荷
她是一个被父抛弃的女儿。他是一个被父追杀的儿子。她为夺回家产而来。他为洗清冤屈而归。他们二人,原本没有什么交集,却因为一张床而结缘。他宠她,疼她,爱她。她信他,喜他,护他。可她却偏偏是他未过门的弟媳。他说:我宁可背负一生罪责,也要娶你为妻。她说:我宁可众叛亲离,也要随你天荒地老。
作者:雨落青荷
那一夜,大火烧透了半边天。她躲在暗处,看着家破人亡,口中腥甜的血让她记住,复仇!若水楼里,巧笑嫣然的杯盏觥筹,她的眼中,却只有一个恨字!那一夜的洛府,是她今生活着的唯一信念。孪生姐姐为了护她,受尽侮辱!生死不明。幼小的弟弟紧紧的拉着她的衣领,只想捉住一点儿的依靠……仇恨的种子,在心内生根发芽!她要牢牢的记得,这一生,只为复仇而活!
作者:雨落青荷
苏意萌一朝穿越,成为了苏府的三小姐。 刚睁开眼,妙龄少女便欺上门来,冷言挖苦,大有不作死她心不甘的意思。 原来,三小姐的生活并不好过,原本是个哑巴。 大姐欺她,胞姐打她, 就算是府里喂鸡的王婆子,没事也要掐她几下。 好好好,你们就这么作我吧。 我苏沂儿发威,天下无敌,看我如何见招拆招。 欺我的,欠我的,作我的,我定让你们死无葬身之地。 大姐揍我,我便狠狠的揍回去。 夫人想让我死,我让你生不如死…… 某天,某男深情的环着她的肩头,霸道低语。 “女人,乖乖的,等我来求亲……” 苏沂儿淡然一笑,来晚了,你可就没机会了。 某男大怒:你是要嫁给那个拐子吗? 苏沂儿无所谓的道:还真不好说…… 凤冠霞披,花轿将起。 不料,却棋差一招,大姐欲要取而代之。 既然你想嫁,那便让你嫁给傻子吧。 大局己定,流浪皇子终被封王。 王府内院,下人匆匆来报…… 王爷,不好了,王妃把郡主打起来了。 男人大怒:一堆饭桶,快随本王去看看,别让王妃吃亏了……
作者:雨落青荷
楚嫣,二十一世纪的顶级神偷,号称无敌撬锁天尊。 一朝穿越,竟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国度。 无吃无喝,只得重操旧业。 不料,刚刚得手,却被人一闷棍打倒。 待她醒来之时,有人却正欲与她洞房。 关键时刻,她对着某男巧笑嫣然。 “那个那个帅哥,咱们从来没见过,此时洞房有些不妥……” 某男摊手:“不妥吗?大家好像都这样……” 她瞬间变脸:“老娘说不妥就不妥。” 某男忍笑曰:“孔子曰,习惯了就妥。” 文的不行来武的,看咱的无影琉璃脚…… 画面转换,她被某人捆住扔到床上。 某男坏笑:“娘子,乖乖的,别想逃跑,不然为夫会让你妥妥的哦。” 既然逃之不得,我便给你闹个天翻地覆。 风云堡内,某男正在写字。 下人来报:堡主,不好了,夫人把您最珍爱的画给偷走卖了。 某男头也不抬:那是锁不好,待本堡主再研究出来一把好锁。 她撬遍风云堡,偷遍天下,闯祸不断,他始终站于她的身后。 而她,自然体会到他的那份心意。 天长日久,情愫己生。 他得意冲她挑眉。 “娘子,有把锁你打不开?” “什么锁?” 他伸指触于她的心头:“为夫植于你心中的情锁……”
相关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