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籍详情
收录时间: 2021-05-27 10:29:46
她是绛珠仙草,他是守护仙草千年的白鹤童子,红尘之中再度相遇,他们的故事又会如何发展呢?一个是被逼离开贾府的黛玉,一个是皇家中的皇子,他们之间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?
阅读源
ID 源名 最新章节 状态 响应时间 操作
热门小说
作者:鱼人二代
被赶出家族的修真纨绔成为未婚妻的贴身男佣!呆萌表妹,清纯校花,热辣女贼,美女侠客全都找我干啥?我再强,也应付不了你们啊,我还得修真呢!
作者:夜火火
未成年时,秦意的目标是成年后拿下周牧泽,成年后,她的目标是跟周牧泽过一辈子。却想过他会绝情地抛弃她。分开四年再次重逢,秦意不想跟周牧泽再有关系,他偏偏紧追不放,为此不惜捆绑她的梦想。她不想放弃梦想,只能从于他的安排。当年的谜底渐渐揭开,而她在他陪伴下逐渐走向巅峰。却原来,梦想与爱情,两者可兼得。
作者:跑盘
作者:虾写
面对团伙化,境外化,高智商化犯罪袭击和报复,重案七组几近解散。 左罗临危受命成为七组组长,以水逆计划招募苏诚,精诚合作,取长补短,重建七组辉煌。 但作为不法之徒的苏诚会真心帮助左罗吗? 全面布局,奇思妙想,奇案怪案,科技犯罪。螳螂捕蝉,黄雀在后,赢输只在一念间。展现游走在生死边缘线的男人友情,一切尽在本书中。 贼警一词出自水浒等书,是贼人来袭的警报,非贼和警察,也不是很贼的警察。 十X本VIP完本,信誉保证。
作者:风御九秋
他生活在兵荒马乱的民国时期,虽然身拥绝世道法却并非道士,他游离在正邪的边缘,与他相伴的是一只从古墓之中逃出的老猫,确切的说它并不是猫,但没人知道它究竟是什么。.《残袍》一套五本由广东人民出版社全集出版,了解最新动态。
作者:满小楼
为父治病,毅然入狱,却偶得远古修仙传承。 自此,陆鸣摇身一变,成为无所不能的小神农。
推荐小说
作者:落寞烟花
作者:龙恩
作者:辰曦
我出身在高贵的皇族,可却并没有继承皇族的血统,黑发黑瞬鬼族的象征;蓝色的血液龙族的特属。。。刚出生就被刺客扣住人质带走,等到和家人相认已经是十二年后的事了,父母和几位哥哥把我当成了宝贝,可幸福却只有几年的光阴,当有一天发现了我的蓝色的血液时,父亲对我有了改观,甚至连母亲都怀疑上了。可任是断不了他对我的爱,但心结却也无法打开,后面接踵而来事情,让父亲彻底地不再爱我,甚至想要毁了我。。。。。之后的一路走得很艰辛,还好有母亲和哥哥的爱,一路上有阿瓦诺,雷切尔,凡尔赛陪伴,有好友弗兰克、米西尔、静罗同行。。。。。阿瓦诺----对我温柔似水,对别人却及其残暴,只要是对我会造成危害的人,他会不惜一切为我铲除。凡尔赛---帝都年轻的伯爵,他将我的爱深深地埋藏。雷切尔---和凡尔赛一样,他们被称为帝都的传奇,是历史上两们最年轻的伯爵。
作者:黄宣倪
哎哟喂~~我死去的舅妈喂~~!!有钱了不起啊?长的帅了不起啊?家里开奔驰还是宝马啊?拽什么拽?小心老娘一脚把你T到外太空去伺候外星人!瞧瞧你那样,知道‘笑’的定义吗?老是板着一张死人脸勾引谁啊大叔?
作者:黄宣倪
我——梁慕姗,被水鬼拉下阎王殿,拒喝孟婆汤!孟婆一怒之下,失手将我打入轮回骷,穿越到一个不知名国家的王府丫鬟身上! 他,是一朝天子最宠爱的皇子,拥有着举世无双的美貌!而我,只是他府上一个送饭的下人! 不甘就这样落魄到这个没有温情的古代,我对孟婆说‘我要还阳!’回到我的二十一世纪!为此,却引发了一连串的未知故事… 片段一: “孟婆?”看清来人,我大吃一惊,她怎么跑到我的梦里来了? “很荣幸你还记得我!”她勾起一边嘴角,背上的驼峰也显得很嚣张! “快跟我回去喝孟婆汤!”没等我开口,她就靠近我,一只手抓住我的手! “我才不要喝你的汤!”我死命挣扎,本以为她会强行把我拉走,没想到她却很快松开我! 片段二: “我要还阳!”冲着她一阵大吼,我就来了精神!我要还阳,我要回到我的二十一世纪去,我也不要呆在这个不值得留恋的古代!一想到身边还有个这么变态的王爷就恶心! “哟~我的小祖宗喂~你就跟我投胎吧!”一听到我的叫喊,孟婆一下子坐在地上,要死不活的用柺杖敲打着地面,简直像一条癞皮狗! 片段三: “你叫什么?”慕容煌就这么坐在那里,表情黯淡,嘴里吐出的话语也很轻! “梁慕姗!” “本王讨厌你的眼睛!”收回瞪向芙蓉的眼神,他微微侧头,漂亮的令人窒息的眼眸很快转移到我这里! “讨厌我的眼睛?”我大惑不解,指着自己的鼻子问! “讨厌清澈的眸子!”他轻微的皱眉,只是这一个小小的动作,也融化了世间所有的美色!
作者:淡淡的妆
“传令下去!暄朝启玉六年五月,皇太子妃,旧疾复发,不治身亡!厚葬!举国哀悼三月,太子府明日起挂素!”短短几句,萧临风就已经向天下人宣告了陈千仪的死刑。 “府中知情者,如有泄露半句,斩!” 陈千仪颓然无力地靠倒在萧煜的肩上,泪水早已模糊了她的视线,她努力睁大眼睛,却看不清萧临风的背影…… 就这么让她走了吗?萧临风苦笑着,走进空荡荡的柴房,刚刚,他的千仪还坐在那里,她望向他的眼神,满是复杂。现在,只剩下清冷的月光幽幽地照在了无生气的枯柴之上,一如他的心。 “不!你回来!”萧临风嘶吼着冲出柴房。 后门的小道边,马车的影子早已绝迹,空留一地的落寞。 “千仪穿越了千年来到这里,并不是为了一场无果的爱情……”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这个坑,淡淡不抛弃,不放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