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籍详情
收录时间: 2020-06-22 22:29:54
白浅十年如一日,在昏暗的牢狱里挖了一条隧道,   在她成功越狱之后,惊悚地发现自己穿越了三万年,   这片星海,禽兽横行、炮舰乱飞、军阀猖狂,   且看大唐女匪何以独步星际,与外星人斗智斗勇!
阅读源
联系站长索引该书籍 交流群:389887808
ID 源名 最新章节 状态 响应时间 操作
热门小说
作者:轻泉流响
这是一个以御兽为主流的异世界。 当时宇携带技能图鉴穿越到这里,并培育出一堆奇葩宠兽后,所有御兽师的三观都破碎了…… 关键词:御兽、宠兽、宠物、召唤。
作者:走马观川
为什么这个世界的训练师不用精灵球? 为什么这个世界的训练师能用终极吸取? 为什么我堂堂冠军训练师还要去魔都上大学? 白轩看着自己手上有些玄幻的召唤阵,思虑良久——好像不用精灵球也挺好的。 众宝可梦大呼:“好不好的无所谓,主人你什么时候把我们召唤过去?” 白轩淡定的摆了摆手:“急什么,我老婆和女儿还没来呢。” 冠位执事群:714793938 需要5000以上粉丝值。
作者:阿彩
大婚当天,她在郊外醒来,衣衫褴褛,在众人的鄙夷下,一步一个血印踏入皇城……她是无父无母任人欺凌的孤女,他是一人之下、万人之上的铁血王爷。她满身是伤,狼狈不堪。他遗世独立,风华无双。她卑微伏跪,他傲视天下。如此天差地别的两人,却阴差阳错地相遇……一件锦衣,遮她一身污秽,换她一世情深。21世纪天才女军医将身心托付,为这铁血王爷风华天下、舔刃饮血、倾尽一切,只求此生结发为夫妻,恩爱两不疑,却不想生死关头,他却挥剑斩断她的生路……医者:下医医病,中医医人,上医医国。神医凤轻尘,以医术救人治国平天下的传奇
作者:飞天鱼
八百年前,明帝之子张若尘,被他的未婚妻池瑶公主杀死,一代天骄,就此陨落。 八百年后,张若尘重新活了过来,却发现曾经杀死他的未婚妻, 已经统一昆仑界,开辟出第一中央帝国,号称“池瑶女皇”。 池瑶女皇——统御天下,威临八方;青春永驻,不死不灭。 张若尘站在诸皇祠堂外,望着池瑶女皇的神像,心中燃烧起熊熊的仇恨烈焰,“待我重修十三年,敢叫女皇下黄泉”。 …………
作者:高月
这是一个英雄辈出的时代,李世民、窦建德、王世充、李密、萧铣、张须陀、李靖、苏定方.....大浪淘尽,千古风流人物。   这又是一个充满机遇的时代,隋末天下,群雄争霸,美人似玉,江山如画,唯强者可居。   魂系千年,权门庶子,黄沙百战,气吞万里如虎,对面李唐的强势兴起,他敢与之争夺天下否?
作者:傲无常
泡妞的最高境界是泡老婆!   特种兵王刘青和新婚妻子,从陌生如何一步一步走向彼此信任,其中的精彩纷呈任君品尝!
推荐小说
作者:别叫姐辉哥
意外所改变的不仅是一个人的命运,虚拟与现实之间,谁才是真实?   重生的云珊带着迷茫与坚定,一路向前……   神秘的流浪商人,山中的无名小村,森林迷踪,深海地宫,冰川光环,火山毒障,其中隐藏着什么样的秘密?   当满天红光降临,真相浮出水面之时,长鸣的钟楼上,是谁在呼唤?   乞求与宽恕,新生与灭亡,胜,败,谁又将是最后的主宰?   【一切尽在幽悠游】   (新书已开,欢迎大家继续踩坑!└(^o^)┘)
作者:君可安倾城
人在江湖飘,哪能不挨刀。 生活的无奈令夕染无限感叹,一不小心就被系统选中。 被抓着做任务?不存在的。 她只是来玩游戏的。 有个男神要攻略我? 那肯定是疯了,这么想不开,姐姐没有心的。 “娘子,喜欢我一下不行吗?” “(冷漠脸)要叫我女王大人” “老婆,等等我。” “……”并不认识这个傻蛋。
作者:寒初羽末
(1v1,宠文)姬羽:反派boss不都是腹黑,狠辣,阴晴不定的吗 ??为什么本座遇到的反派腹黑有阴晴不定有,狠辣也有,但为什么还多了撩人这个技能→_→银衍:……或许是看主人太美了!! #姬羽:反派boss快走开,别挡本座虐渣。# #银衍:老大加油,快把主人撩回家。# 【新人新书,不喜勿喷!谢谢!】
作者:旧寒
这是一个现代杀手穿越到古代废材的身上,与傲娇腹黑王爷展开离奇爱恋的故事。 所谓废材,不过是有眼无珠之人的说辞。宫离月表示,此人非废材也!你见过哪个废材一脸无辜的把绝顶丹药当豆豆吃的吗!你见过契约嫡亲血统凤凰的废材吗!你见过那么逆天的废材吗! 他,也没见过!
作者:杨小辣
将军府庶出四小姐阮二月,生性懦弱。被恶毒嫡母逼迫嫁给靖王府的残疾世子,求助无门后割腕自尽。 突然醒转后,却爽快应下亲事,带着一身精湛医术,满腹计谋和才学嫁入靖王府。 原以为会是上刀山,下火海的后半生,没想到却是… “爷,世子妃今儿上街遛鸟。”“嗯。”“爷,世子妃在后院遛姨娘。” “嗯。” “爷!不好了!世子妃入宫,去遛,遛皇上了…” 剑眉轻挑。世子爷,果真又醋了。 一边赶人,一边宽衣解带,“阮阮,夫君已躺好,咱生个娃吧。”
作者:十九知秋
都说“初嫁从亲,再嫁由己!” “初嫁”,崔桦不指望了,“再嫁”正在努力中。 崔桦扯着某人衣领,颐指气使:“赶紧的!给我一张放妾书?否则炸了你!” 某人左边嘴角高翘:“爷,就喜欢你这刁样!” 崔桦忍气,轻轻的抚平衣领,一脸谄媚:“爷~!您哪里不舒服,奴给您